皇冠365bet下载

从中国大陆用户视角看HKIAC2018版仲裁规则的修订


2018-10-24 17:03:10 来源:伯宁律师 作者:李垒 浏览次数:1150次

一、引言

1958年《纽约公约》至今已实施60周年,参加国超过160个国家。正是基于1958年《纽约公约》的广泛影响,商事仲裁裁决可在全球主要国家和地区得到承认和执行,是其优于一国法院诉讼的主要优势之一,使得商事仲裁成为解决跨境纠纷的最主要的方式。
但国际商事仲裁亦有其弊端。仲裁基于当事人意思自治,当事人具有较广泛的参与度和决定权,因此,国际商事仲裁中的一方可能会滥用程序规则,严重拖延仲裁程序的进展,进而导致仲裁费用大幅度增加。目前,国际商事仲裁的时间漫长及费用高企已经被仲裁参与者所诟病。

二、香港国际仲裁中心2018版管理仲裁规则的主要修订

香港国际仲裁中心(HKIAC)于2017年8月启动仲裁规则的修订工作,修订后的2018版管理仲裁规则(“《HKIAC仲裁规则》”)将于2018年11月1日正式实施。本次修订对国际商事仲裁的上述弊端作出了回应。笔者结合代表大陆企业处理国际商事仲裁的切身体会,就《HKIAC仲裁规则》的主要修订做如下解读,以抛砖引玉,供大陆用户参考。

1.鼓励仲裁参与方使用在线存储系统

《HKIAC仲裁规则》第3.1条鼓励仲裁参与方自行选择在线存储系统,或者使用HKIAC提供的存储系统。该条款的意图在于为仲裁庭及仲裁当事方提供便利,节省文件传递时间,降低纸质文件制作成本。在复杂争议案件中,可能涉及大量的证据披露文件、证据及案例材料,这些材料作为电子邮件的附件发送极为不便,而通过快递的方式提供纸质版又增加了文件传递的时间,通过在线存储系统交换材料尤其便利。
大陆用户在同意在线存储系统时需要注意潜在的技术风险和法律风险。对于国内用户来讲,技术上可能存在一定的障碍,一旦因为特殊的原因在大陆突然无法登陆或使用该系统下载文件,根据规则3.1(e)条,文件将在上传时就会被视为已经收到。笔者曾在2017年代表某企业处理一起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SIAC)案件中与对方律师尝试使用过第三方在线存储系统(“https://app.box.com”)。但由于技术上的限制,最终未能通过合法合规的途径从国内登录该境外系统。因此,对于国内用户来讲,可能需要与仲裁相对方协商使用国内互联网企业所提供的在线存储系统,但该系统如没有英文界面则对境外使用者亦存在障碍。笔者曾在2014年处理某仲裁案件时,成功使用金山快盘(英文版)与伦敦律师交换过大量电子文件,但遗憾该网盘目前已经停止服务。
当然,即使可以顺利完成电子文件的交换,但为便于审阅文件,多数仲裁员(尤其是年长者)习惯上仍会要求提供纸质版的文件。

2.要求仲裁庭在仲裁程序中考虑使用有效的技术手段

《HKIAC仲裁规则》第13条对仲裁庭使用特定技术手段以尽快推进仲裁程序并降低费用作出了规定。技术手段可以被用于进行文件传输或者完成开庭,而且这些技术手段可能在更多方面使用在仲裁中,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提高仲裁效率并降低成本。以开庭为例,国际商事仲裁案件的开庭成本普遍较高(包括各方的律师费、仲裁费、场地费、差旅费、记录费等费用),多数是在争议金额较大、一方或双方有事实证人和/或有专家证人的情况下才会选择开庭。但笔者在2014年代表某国内企业处理的一起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案件中,对方在双方均无事实证人和专家证人的情况下执意要求开庭,明显意在拖延仲裁程序。但按照当时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的规则,仲裁庭必须开庭审理。我们向仲裁庭阐述我方立场,并申请通过电话会议的方式开庭,后得到仲裁庭的同意,避免了程序的进一步拖延以及费用的浪费。在国际商事仲裁实践中,仲裁参与方也经常通过视频方式盘问证人。可以大胆预测,随着虚拟现实技术的发展,未来仲裁参与方或可能通过更加便利的方式开庭。

3.扩展合并仲裁的适用范围

实践中,双方当事人相同、争议事实、法律关系相近,但涉及多个合同的争议时常出现。例如,某船东与某境外矿山在2014-2016年签订了多个航次租船合同,主要条款(含法律适用与仲裁条款)相同,每个合同下均有一定数额的滞期费欠款。按照以往的传统做法,如果船东向境外矿山索赔,需要依据不同合同提起数个仲裁,无疑增加了成本和时间。《HKIAC仲裁规则》第29条的出现或可以解决上述问题。
但对于大陆用户来讲,如依据第29条的规定提起仲裁,则需要特别注意仲裁裁决未来的执行问题。虽然第29条有上述规定,但仍可能被认为实际的仲裁程序与双方仲裁条款的约定不符,而可能被法院拒绝承认和执行。例如,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在(2016)沪01协外认1号案,以快速仲裁程序(Expedited procedure)中采用独任仲裁员审理与仲裁协议中约定的三名仲裁员审理不符为由,拒绝承认和执行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所作出的裁决。

4.增设早期决定程序

《HKIAC仲裁规则》第43条增加了早期决定程序(Early determination procedure)。该条规定与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2016版仲裁规则第29条规定的早期驳回程序(Early dismissal procedure)以及瑞典斯德哥尔摩仲裁院2017版仲裁规则第39条的规定类似。根据《HKIAC仲裁规则》第43条规定,一方在如下情况下可申请仲裁庭适用早期决定程序:(1)某项事实和法律观点明显站不住脚;或(2)争议的事实或法律明显超出了仲裁庭的管辖权;或(3)即使对方的观点正确,仲裁庭也不可能作出对其有利的裁决。第43条的规定,对特定类型的案件能够起到缩短仲裁时间、降低费用的效果,例如,对仲裁庭无管辖权的案件、超出时效的案件等。
需要注意的是,早期决定程序与先期裁决(Preliminary award/partial award)存在一定的区别。早期决定程序,仲裁庭可以以命令(Order)或者裁决(Award)的形式作出,其主要意图在于避免一些不必要的争论带来时间和费用上的浪费;后者主要是在复杂的案件中,仲裁庭就特定争议作出部分裁决。例如,伯宁仲裁团队代表某国内企业处理的某伦敦仲裁案件中,双方的核心争议在于责任问题。如责任问题确定后,双方有很大可能性能够就损失和费用达成和解。该案中,双方律师同意仲裁庭可就责任问题作出先期裁决,从总体上节省了整个仲裁程序的费用。当然,不可忽视的一点是,无论是早期决定程序还是先期裁决程序,均可能被一方当事人滥用,进而可能拖延整个仲裁程序的进程。

5.改进紧急仲裁员程序

《HKIAC仲裁规则》的附件四是对紧急仲裁员程序的专门规定,本次修订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1)缩短了紧急仲裁员程序的期间,以满足仲裁参与方的紧急需求;(2)扩大了申请启动紧急仲裁员程序的区间范围,即,在仲裁庭组成之前的任何时间均可递交申请。
按照通常的机构仲裁规则,从递交仲裁通知到仲裁庭组成通常需要一定的时间,为避免或降低证据灭失等风险,申请人可在早期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申请启动紧急仲裁员程序,并申请紧急法律救济。

6.增加调解对接机制

近年来,调解作为一种争议解决方式在国际范围内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例如,2018年6月在新加坡通过了《关于调解所产生的国际和解协议公约》(“《新加坡公约》”),并将于2019年8月1日在新加坡接受各国签署加入。《HKIAC仲裁规则》第13.8条规定,为包括调解在内的其他争议解决方式提供了对接机制。笔者目前正在处理的某香港仲裁案件,曾在仲裁过程中使用调解机制。国内用户对调解并不陌生,第13.8条的规定为国内的仲裁参与方提供了另一种争议解决途径。例如,在仲裁程序推进一段时间后,双方的立场逐渐明朗,但各方均无必胜的把握,双方继续推进仲裁的意愿均不强烈,此时双方很可能会同意引入调解机制或通过自行协商达成和解,以控制费用和风险。

7.要求仲裁庭告知出具仲裁裁决的期限

与国内法院诉讼相比,通常国际商事仲裁程序并不存在严格的“审限”约束。前述几处修订均是针对仲裁程序进行中的时间控制,主要是解决仲裁一方当事人故意拖延仲裁程序的问题,而《HKIAC仲裁规则》第31.2条则是针对仲裁庭宣布仲裁程序“关门”后出具裁决之前这段时间的约束。第31.2条要求仲裁庭在宣布仲裁程序“关门”后,须通知仲裁当事方以及香港国际仲裁中心作出仲裁裁决的期限。出具裁决的期限应短于三个月,自仲裁庭宣布仲裁程序“关门”之日起算。仲裁当事方或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可以同意延长“审限”。
国际商事仲裁程序中的仲裁员通常较为繁忙,难以在短期内出具裁决。如果仲裁庭由三名仲裁员组成,则最终裁决的时间可能更长。根据笔者以往处理国际商事仲裁案件的经历来看,仲裁庭由三名仲裁员组成的情况下,仲裁庭能够在宣布程序“关门”后的三个月内出具裁决的案件非常少,个别案件甚至未能在程序“关门”后的一年内出具裁决。本次修订虽然留了延期的开口,但无疑会给仲裁庭成员一定压力,将有助于缩短仲裁程序的整体时间。

三、结语

以上内容主要是笔者从大陆用户的视角对《HKIAC仲裁规则》主要修改内容作出的简要评析,并未穷尽全部修改,比如,第三方资助的披露问题。总体上,笔者认为本次修订反映了国际商事仲裁的最新实践,回应了业界就费用和时间问题的关切。此次修改虽不能彻底根除国际商事仲裁的弊病,但在一定程度上会让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管理的仲裁更加高效,将受到业界的欢迎。
随着香港积极对接中央政府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未来大陆用户与境外合作方选择香港仲裁的情况可能更多。香港基于其特殊的区位优势,以及良好的法治基础,成为主要的国际商事仲裁地之一,境外主体易于接受。而相较于伦敦、纽约、巴黎等仲裁地,大陆用户更易于接受香港作为仲裁地,尤其是考虑到文化差异因素可能对仲裁结果的影响。但大陆用户在选择香港仲裁之前,应综合考虑各方面因素(例如,机构仲裁和非机构仲裁各自的优缺点),选择适当的仲裁条款和规则。


(易旸律师对本文亦有贡献。)

 

 


微信扫描二维码
关注伯宁律师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