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冠365bet下载

安理会新一轮对朝制裁措施解读及其潜在影响略观


2017-1-17 14:46:40 来源:伯宁律师 作者:史强 王国强 浏览次数:3224次

20161130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有关朝鲜核问题的《第23212016)号决议》(下称“《决议),对朝鲜实施新一轮制裁。朝鲜在今年99日违反安理会决议,进行了第五次核试验。为此,安理会在经过近三个月的讨论后,于1130日一致通过决议,对朝鲜实施新一轮更为严厉和综合性的制裁措施。自1993年第一次针对朝鲜核问题通过决议,这已经是安理会针对朝鲜的第六轮制裁。

 

  此次决议在此前五次决议的基础上强化了针对贸易、海运、金融以及人员旅行等方面实施的制裁措施,在广度和深度方面有了进一步加强,并削减了部分制裁措施的豁免条件。为此,本文将对此轮制裁中的关键性措施予以解读,进而分析其对国际航运、商贸等领域产生的潜在影响,希望可以对与朝鲜有关的商业活动提供些许参酌与启示。

 

一、贸易制裁

 

在贸易方面,《决议》重申了此前《第22702016)号决议》(下称“《2270号决议)第29条发布的制裁措施,扩大了制裁的范围并对原有例外情况做出了更严格的限制。《决议》第28条在《2270号决议》禁止朝鲜出口黄金、钛矿石、钒矿石、稀土矿产的基础上,增加了对于铜、镍、银和锌出口的全面禁止。第26条则在维持《2270号决议》中相关措施的基础上,引入了新的机制强化对朝鲜出口的限制。具体而言,此次制裁在原有对于朝鲜出口煤、铁、铁矿石的限制例外条件中新增了对于朝鲜煤炭出口数量的限制

 

1) 20161231日,出口到所有会员国的总金额不超过53,495,894美元或者总量不超过10,008,663公吨(以低者为准);

2) 201711日起,每年出口总额不超过400,870,018美元或者7,500,000总吨(以低者为准);

3) 前述两项数量限制同样需遵守前提条件,即:不能涉及与朝鲜核计划或导弹计划有关的实体或个人,且完全基于保障朝鲜民生之目的;

4) 要求会员国应至迟应在当月结束后30天内通知委员会每月采购量,确保未超过年度总限额。

 

根据上述新增内容,即使有关煤炭交易属于联合国相关决议中的除外范围,也必须遵守上述数量总额以及申报要求的限制,超出允许额度的煤炭贸易仍将构成对《决议》中制裁措施的违反。这无疑在《2270号决议》基础上更严格地限制了朝鲜可能获得的出口收益上限,可以预见会对与朝鲜进行贸易的相关方带来一定影响,该《决议》中的申报要求也可能会加强政府对于涉朝贸易的监管力度。

 

此次对煤炭出口数量的限制,对于朝鲜对外贸易、甚至航运业的影响,将会是非常巨大的。一旦各会员国针对《决议》内容开始具体实施,则对于从事对朝煤炭贸易的企业来讲,可能会面临因上述制裁的限制而导致的合同违约风险。故有关贸易参与主体在未来签订对朝煤炭进口合同时,要慎重行事,充分考虑可能会面临的制裁措施和进口限制。

 

二、海运制裁

 

1.向朝鲜提供船舶租赁、派送船员及其他服务限制

 

《决议》第8条规定,会员国应禁止本国国民和本国境内的人将悬挂其国旗的船舶或飞机租赁或包租给朝鲜,或向朝鲜提供机组人员或船员服务,除非取得委员会逐案事先批准,会员国应无一例外适用。《决议》第9条则规定,除非委员会逐案事先予以批准,所有国家均应无一例外禁止本国国民、接受本国管辖的个人、在本国境内组建或接受本国管辖的实体在朝鲜登记船舶获得船舶使用朝鲜船旗的授权,以及拥有、租赁、运营悬挂朝鲜船旗的任何船舶为此类船舶提供任何船级证书、认证或相关服务,或为其提供保险

 

从《决议》措辞来看,此处的第8条和第9条虽然在形式上仍以《2270号决议》为基础,但补充强调了上述制裁应无一例外的实施,尤其将此前的通报豁免的方式变更为了以批准作为豁免的条件。这较《2270号决议》大幅减小了可以获得豁免的范围,进一步缩紧了对朝鲜限制措施,极大增加了有关方获得豁免的难度。另外上文租赁包租在《决议》英文版中采用的是leasingchartering,故从字面上看,《决议》所提及的船舶使用形式除了光船租赁、融资租赁等典型租赁方式外,还包括航运中常见的其他租船(charter)的形式,如期租、程租、航次期租等。此种措施的实施可能会导致现有的或者将来的与朝鲜租家之间的租约关系因违反强制性规定或者政策而无效,进而造成朝鲜籍船舶在国际航运市场营运的困难。

 

上述规定在原有制裁的基础上更进一步限制了通过租赁方式或委托经营方式向涉朝主体提供船舶,或者租赁、经营或控制朝鲜国籍的船舶,并限制了船舶服务机构向上述船舶提供必要的证书、认证等服务。由于持有有效船舶证书和船级认证是商业船舶从事运营的必要条件,故这些限制将大大局限涉朝船舶的运营范围和活动能力,并使这些船舶可能面临遭港口国政府滞留或拒绝入境的风险。

 

2.为朝鲜船舶提供再保险的限制

 

《决议》第22条将向朝鲜拥有、控制和经营的船舶提供保险服务的限制范围扩大到了再保险服务(《2270号决议》仅禁止保险服务)。这一规定恐将进一步使朝鲜船舶难以通过由本土保险公司向外分保的方式来规避制裁。更为重要的是,《决议》较《2270号决议》中的措辞删除了对实施保险服务限制的前提条件——如果此类金融支持可能有助于朝鲜的核计划或弹道导弹计划,或有助于第1718(2006)、第1874(2009)、第2087(2013)、第2094(2013)号决议或本决议、包括第8段禁止的其他活动,而替换为 除非委员会逐案认定有关船只从事的活动完全是为了民生目的且不会被朝鲜的个人或实体用来创收,或是完全用于人道主义目的的豁免条件。这种措辞意味着将限制措施变为了监管的常态,而仅以事先特别批准作为豁免条件,这极大地增加了保险人获得豁免的难度。

 

3.涉朝船舶登记禁止

 

《决议》第24条将《2270号决议》中对“会员国取消朝鲜拥有、控制或运营的船舶登记”的态度从促请(call upon变更为决定(decide。这一改变明确了会员国立即采取措施实施上述的登记禁止的义务。这将使此前登记在会员国的涉朝船舶面临取消登记的状况,并且该条也进一步要求其他会员国不得再次对此类船舶予以登记。此举意味着涉朝船舶在《决议》下将无法获得船舶的国籍登记,登记证书失效后,相关船舶会被认定为无国籍船舶。对于无国籍船舶,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缔约国军舰可能对此类船舶在公海行使登临权,进行检查。无国籍船舶也将面临各沿岸国家依其国内法进行的检查和监督限制,可能会被沿岸国拒绝进港,已经进港的,则可能会面临PSC检查作出的干预与滞留决定。

 

4.从朝鲜采购船员服务的限制

 

《决议》第23条要求会员国禁止本国国民从朝鲜采购船员服务。这一限制是在《2270号决议》基础上新增的制裁措施。考虑到朝鲜相对廉价的船员服务是不少海运公司的商业选择,这一禁止令的颁布很可能会导致已雇佣朝鲜船员的海运公司需重新安排其他国籍船员,随之可能会产生船员工资、遣返费用等纠纷。这也可能会导致下文中将会提及的《决议》第41条之索赔限制条文的理解与适用。

 

三、 金融制裁

 

1.扩大了制裁的范围

 

就金融领域而言,此次制裁新增了一批实体和个人,要求对其进行资产冻结。《决议》第3条规定,自本决议通过之时起,所有会员国应立即冻结附件一和附件二所列明个人、实体或者其代表或者由其控制的实体在其本国领土内的直接或间接拥有或控制的资金、其他金融资产和经济资源,并确保本国国民或本国领土内的任何人或实体不向此类人员或实体提供或为其利益而提供任何资金、金融资产或经济资源。此外,朝鲜外交人员在会员国的银行账户将受到限制。根据第16条规定,会员国应保证每个朝鲜外交使团和领事馆在其境内只能有1个银行账户,朝鲜派驻的每个外交官和领事馆也只能有1个账户

 

就以上内容来看,对部分实体和个人进行资产冻结,可能会影响到他们现有的或者将来的资金安排,其资产在被会员国冻结之后,将不能用于正常的支付及流通,在相关国家的现有商业活动也将受到影响,与之合作的实体或者个人,将可能面临因此而产生的经济风险。另一方面,制裁范围的扩大也将进一步导致金融机构加强对于涉朝金融业务的审查,可能会带来一些不可预见的银行交易延误或其他类型的风险。

 

2.改变了金融支持限制的实施条件

 

本次《决议》第32条虽延续了《2270号决议》要求会员国 禁止从本国领土或由受其管辖的个人或实体为与朝鲜进行贸易提供公共和私人金融支持以用于与朝鲜的贸易(包括向涉足此类贸易的国民或实体提供出口信贷、担保或保险)的制裁措施,但就《2270号决议》而言,该禁止措施仅针对此类金融支持可能有助于朝鲜的核计划或弹道导弹计划,或有助于第1718(2006)、第1874(2009)、第2087(2013)、第2094(2013)号决议或本决议、包括第8段禁止的其他活动的情形,而新的《决议》则仅以除非委员会逐案事先批准作为豁免情形。这意味着上述禁止将成为一般情形,而准许此类金融支持则需要特别事先批准,从而大大提高了有关方获得豁免的难度。

 

3.加强了对个人违反制裁的措施

 

2270号决议》规定了一系列的金融制裁措施和对朝鲜金融机构在其他会员国开展业务的限制,但并未规定对于提供协助的个人的制裁措施。此次《决议》第33条增加要求会员国对于代表朝鲜银行或金融机构或按其指示行事的个人应根据国内法或国际法实施驱逐出境以遣返原籍国的处理

 

四、旅行限制

 

除了上述贸易、海运以及金融领域的制裁措施之外,此次《决议》还加强了对于人员旅行的制裁。《决议》第3条规定,会员国都应采取必要措施,防止附件一清单载明的个人及其家属入境或过境,但绝不强迫一国拒绝本国国民入境;第11条规定,除医学交流及其他特定情形外,要求会员国停止所有具有朝鲜官方资助的人或团体或其代表参加的科学和技术合作;第15条规定,会员国应采取步骤限制朝鲜政府成员、朝鲜政府官员和朝鲜武装部队成员入境或过境。上述限制措施,受到较大影响的可能是《决议》附件中载明的个人,他们的跨境行为将受到限制。

 

五、索赔限制

 

由于本次《决议》较《2270号决议》对朝鲜制裁的范围更加广泛、严格,故对商业活动的影响将更为深远,也可能会带来更多的民商事纠纷,尤其是可能导致朝鲜实体向其他会员国的商事主体提出民事索赔。但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决议》与《2270号决议》均有索赔限制的条文,基本内容为“……强调所有国家,包括朝鲜,都必须采取必要措施,确保不会应朝鲜、朝鲜境内的任何人或实体为第1718(2006)、第1874(2009)、第2087(2013)、第2094(2013)号决议和本决议所述措施指认的人或实体,或任何通过这些人或实体索赔或为这些人或实体索赔的人的要求,对因本决议或以往决议规定措施而无法执行的合同或其他交易提出索赔从法律角度,如果会员国执行此类措施,则将会在一定程度上保护本国或其他会员国国民不会因上述制裁问题而遭受朝方的索赔。申言之,安理会决议中的此类索赔限制”条文也可能构成会员国国内法或国际法中的公共利益,并可能构成法院拒绝支持朝方索赔、拒绝承认或执行有关仲裁裁决及法院判决的合理理由。

 

结语

 

本次《决议》对于朝鲜的实质性制裁措施达四十余项,本文仅就其中与跨境商事活动密切相关的部分措施进行了总结和分析,并对可能产生的风险进行提示。总体而言,本次《决议》的制裁措施较先前决议又强化了对涉朝商业活动的限制,将从海运、贸易、金融、保险等多个领域影响到相关方的权利义务和法律地位。由于《决议》刚刚于1130日通过,各国具体将会如何应对、通过哪些立法或执法措施来加以实施,仍需要进一步观望,不同的执行措施将对商业参与者产生不同程度的影响。但毋庸置疑的是,此轮的制裁决议又将先前的对朝制裁力度加以提升,可能会使商业活动的参加者面临新的问题和风险。因此,建议港航企业、贸易企业、保险行业、金融机构等行业密切关注《决议》内容和有关国家的执行进展,警惕可能带来的商业及法律风险,思患而豫防之!

 

 

 

 

以上内容并非安理会《第2321(2016)号决议》的全部内容,也并非是法律意见。若您希望了解联合国相关决议的原文,或需要就具体法律问题寻求意见,可以随时联系我们。

 

 

 

 

 

 


微信扫描二维码
关注伯宁律师公众号